<button id="jr2kz"><object id="jr2kz"><cite id="jr2kz"></cite></object></button>

  • <th id="jr2kz"></th>
    <dd id="jr2kz"><track id="jr2kz"></track></dd>

    <tbody id="jr2kz"><track id="jr2kz"></track></tbody>
    <dd id="jr2kz"></dd>

    <em id="jr2kz"><ruby id="jr2kz"></ruby></em>
  • 文章
    • 文章
    搜索
    期刊信息
    更多

    《太陽能》《太陽能學報》

      創刊于1980年,

      中國科協主管

      中國可再生能源學會主辦

    《太陽能》雜志社有限公司出版

    《太陽能》雜志:

      Solar Energy

      CN11-1660/TK  ISSN 1003-0417

      國內發行2-164  國外發行Q285

    《太陽能學報》:

      Acta Energiae Solaris Sinica

      CN11-2082/TK  ISSN 0254-0096

      國內發行2-165  國外發行Q286

    详细内容

    光伏價格劇烈波動,未來最大的風險是什么

    幾乎沒有人預測到光伏漲價會持續那么久!

    這包括了幾乎所有的光伏企業家和權威機構。

    光伏的熱度之烈,全球需求之猛,要素變化之快,很難預料。

    純屬偶然!幾乎每一年的夏天,光伏上游多晶硅環節似乎都會出點事故,由此“提醒”價格又要漲了。

    2020年7月19日,協鑫新疆多晶硅工廠因精餾裝置問題引發爆炸,由此“點燃”供應鏈第一波漲價風潮。

    2021年6月8日11時54分,新疆石河子合盛硅業20萬噸有機硅廠硅石反應爐爆炸,處于“漲價恐懼癥”的人們,再次“嗅到”了上游供應可能受影響的“信號”。

    到了2022年6月17日,東方希望在新疆準東經濟開發區的一期多晶硅項目起火,這給如火如荼發展的多晶硅產業再次敲響安全警鐘。

    而在東方希望新疆工廠發生事故當天,通威太陽能再次上調電池片價格!黑鷹光伏特別注意到,182mm的電池片價格已經漲至1.2元/W!相當于2019年年中的水平。

    第二天,也即6月18日,通威股份公告:青海高景計劃2022年—2026年向通威股份旗下子公司合計采購不低于21.61 萬噸多晶硅產品,預計銷售總額約509億元人民幣(不含稅)以上。

    ——這是光伏史上最大硅料訂單!

    到了6月24日,TCL中環大幅上調了單晶硅片價格,最大漲幅5.6%!

    6月30日,隆基也上調單晶硅片的價格,不同尺寸的硅片價格上調0.36—0.44元/片,漲幅為6.3%—6.5%!

    同一天,一道新能發布最新n型產品價格,電池漲7.8%,n 型組件漲至2.15元/W。

    而這期間,上游多晶硅年內“實現”16+5連漲,上周周漲幅至5%,出現年內最大周漲幅。

    硅業分會數據:單晶復投料最高價已至290元/kg,均價286.3元/kg!整體看,多晶硅“奔3”已是近在眼前。

    產業鏈環環相扣,價格層層傳導,組件環節經營持續承壓。6月23日,北京新華水力4GW光伏組件和陜煤化工安塞區高橋鎮120MW光伏組件開標。

    根據開標結果,單晶PERC雙面組件的最高報價已經高達2.044元/W!而6月17日,三峽集團發布2022年682MW光伏組件集中采購中,最高開標價格也高達2元/W。

    由是,組件回到2元時代,已經“夢想成真”。

    下游終于繃不住了?

    如今,上游硅料、硅片、電池大漲價背景下,下游組件廠的生產行情有點繃不住了。

    7月1日,也就是今天,一組涉及多家主流光伏組件制造商的停產時間表在業內流傳(如下圖),期間出現了不同版本,但基本都指向同一件事——停產。

    據PV光圈見聞的調研文章:知情人士透露,組件目前市場海外為主的組件廠滿產的,但有部分不排除減產,尤其是產能4GW以下、市場主要在國內的組件廠,有些已經開始規劃減產暫停采購!坝行┐髲S除了東南亞的產能接近滿產,國內的各個生產基地并不是全開的,春江水暖鴨先知,供應鏈的公司都知道!睂τ谏厦娴膫鲌D,一位行業人士稱,并不是空穴來風。

    據了解,目前市場上電池片一片難求的狀況已經有段時間,電池現貨高價拿不動,一些二三線組件廠本周開始暫停組件報價,在產業鏈不斷漲價前提下,訂單已經接不動。

    “有些電池廠已經快一個星期沒有出貨了,都捂在手里,只等電池價格上漲,這么一捂,一瓦賺5分。捂這么久了,大家都停產了!币患医M件廠銷售分析。

    此外,據太陽能發電網,多位組件企業高管均表示,目前上游價格漲得太厲害,組件企業虧損很嚴重,減產或停產確實很無奈,卻也不得不如此。

    “高層希望通過風光大建設拉動經濟,為了加大開工,甚至不遺余力地減少了很多阻礙項目開工的環節,可是,按照目前的光伏產品價格,今年的裝機目標肯定完不成。

    一位光伏電站投資公司的CEO表示,據他了解,現在有不少光伏電站項目都在等組件價格下降,不然算不過來賬,項目不敢開工。

    對于上述組件廠停產時間表的“傳言”,一位企業高管讀者向黑鷹光伏表示:希望不是傳言,希望大家都停產抗議一輪又一輪的無底線漲價,就像去年此起彼伏的拉閘限電一樣,當矛盾激化,拉閘限電現象反而很快得到解決。

    央國企的收益底線是什么?

    兩年前,光伏第一波漲價后,已有媒體報道稱,下游電站投資商(以央國企為主)囿于投資收益率“底線”,已處于“不可承受之重”。

    然而已近兩年過去,產業鏈漲價繼續。下游投資企業不得不花費巨大的精力在與制造業的博弈中爭取可以滿足收益率要求的組件價格。

    反反復復的博弈中,一些以不合理理由單方毀約的供應商將被投資商永久拉入黑名單。

    雙碳風潮下,過往兩年,央企帶有政治任務色彩的大目標,也給了行業進行價格博弈的底氣。而光伏行業已陷入一個“怪圈”——企業的側重點在于如何通過博弈獲取利潤最大化,卻忽視了推動行業良性進展與技術進步的根本動力。

    在光伏們臧超的一篇調研中:某央企相關負責人坦言:從央企本身來說,目標定下來了之后政治任務必須完成,具體組件價格的接受度具體項目具體分析,收益率算過賬來就行。

    據光伏們調研:在全面進入平價之后,幾家主力央企投資商陸續調低了對于光伏電站項目收益率的要求,但各家的測算方法各不相同。

    比如2022年初,某央企將光伏電站項目全投資收益率從8%降至6.5%,并且明確了25年的財務測算周期;另外一家則明確保持8%的全投資收益率要求不變,但自有資金出資比例從30%降至20%,間接降低了對投資收益率的要求。

    綜合分析,平價之后的新能源市場,收益率測算邊界愈發不清晰;與補貼時代,電價、消納、保障小時數等邊界均較為確定相比,平價之后的新能源電站投資收益率已然變成了一個區間數值,而非固定值。

    對于投資收益率,央國企投資光伏電站的“底線”到底是多少?

    光伏資訊的“老楊”做了一期視頻分享:近日大唐華銀發布了一個公告,我們可以參考一下:

    該地面電站建設于湖南的婁底市,總裝機容量265兆瓦,備案容量是200兆瓦,總投資10.83億, 折合項目單價4.08元/瓦。當地的上網電價是0.45元,位于湖南婁底, 光照小時數比較差,首年的發電小時數只有1000個小時,經過測算, 項目資本金稅前收益率7%,資本金內部收益率8.23%,稅前的投資回收期12.07年。

    4元的造價,4毛5的上網電價,1000小時數。讀者A分析估計,稅后的回收期預計17-18年!讀者B分析預計,如果算上財務成本,人工成本,基本上不賺錢了。

    關于收益率,行業資深觀察人士蔣靜在《成本向下,負擔向上,光伏收益率難逃宏觀局限性》一文中分析,光伏電站的收益率將不再只由制造端成本主導,而是由宏觀收益率決定,尤其在利率下行、投資不足、低成本長期資金涌入的宏觀背景下,光伏電站的預期收益率更是呈現下降趨勢,對投資成本的容忍度不降反升。

    在蔣靜看來,光伏平價之后,運營端就很難享受超額收益,甚至收益率持續走低,不要指望制造端技術進步或者成本下降會帶來投資收益率的提高,組件價格即便從2元/W下降到1.5元/W,也無助于光伏電站收益率的提升,因為其收益率與制造端無關,而是社會宏觀收益率決定的。

    未來最大的風險是什么?

    商場如戰場,殘酷激烈。鮮有溫情脈脈,往往你死我活。

    沒有籌碼,注定被收割;有籌碼,則注定收割別人。

    但如果整個產業“遇寒”,所有企業可能承壓,甚至倒閉。

    光伏產業鏈不斷深化和復雜的利益博弈,緊缺環節勢必壓榨整個產業鏈的全部超額收益,哪怕是其他環節的技術進步超額收益,直到其他環節沒有利益可以壓榨或者全產業鏈沒有產能失衡。

    而當博弈最終“白熱化”,突破“臨界點”后,價格的暴漲或暴跌,最終傷害的可能是整個光伏產業。

    筆者認為,最大的擔憂,還不是目前價格的持續上漲,而是等價格轉頭向下,甚至劇烈下跌后,光伏產業能否“平穩過渡”,能否“軟著陸”。

    如果價格劇烈波動,短時間沖擊整個產業,對供應鏈上輿論混雜的不少企業而言,可能是致命性的。

    雖然短期內,各種因素交織,特別是全球需求火熱,持續推高光伏價格,但長遠來看,巨量的產能投資下,兩三年內,光伏供應鏈環節出現絕對過剩是為必然。

    屆時,產業將出現怎樣的景況?如果價格下泄劇烈,慘烈的洗牌不可避免,甚至整個產業都會受到巨大的沖擊。

    這意味著什么?其一,產業會陷入絕對過剩;其二,固有的老牌企業之間,新舊勢力之間,新舊產能之間展開殘酷競爭;其三,產業鏈不同環節產品價格陸續暴跌,以“低價競爭”為特點的價格戰將持續很長時間。

    歷史已有大量教訓,歷史也可能重演。

    2000年時,多晶硅價格只有9美元/公斤,2005年達到40美元/公斤,2008年甚至達到500美元/公斤的價格頂點。2008年后,隨著金融危機的蔓延,多晶硅價格一瀉千里。與之相伴隨的,是超50家多晶硅企業伴隨價格劇烈波動而倒閉。

    據當時統計數據,2007年國內從事光伏組件生產企業有200多家,到2008年猛增至近400家。而金融危機發酵期間,國內有超過300余家光伏組件企業倒閉,一度剩下只有50家左右。

    到2011年——2012年,光伏行業遭遇其發展10年來最嚴重的一次困境!半p反”背景下,2011年多晶硅價格從當年年初的230元/公斤,下降到12月初的110元/公斤。進入2012年,國內多晶硅價格繼續暴跌。

    彼時,光伏幾乎出現了全行業虧損,數十家光伏上市企業的財報幾乎都“很難看”。

    回溯恩孚商務咨詢2012年跟蹤數據,當年國內破產和停產的光伏企業超過350家,企業全線虧損,11家在美上市公司負債總額近1500億元,半數以上企業停產或半停產。

    到了2013年,光伏行業極具警示意義的大事,便是無錫尚德的轟然倒塌。行業大勢裹挾下,無錫尚德的運營急轉直下,其破產重整,被視為是中國光伏產業在遭遇系列危機后,行業去產能化的標志性事件。

    作者:劉洋

    來源:黑鷹光伏


    《太陽能》 雜志社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2001-2011 京ICP備10214260號-2京公海網安備110108001472號


    技术支持: 酷站科技 | 管理登录
    返回頂部 seo seo
    岛国岛国免费V片在线观看|夜夜添无码试看一区二区三区|忘忧草在线官网WWW